1. 主页 > 文章内容 >

人生艰难,终究要死,还值得努力过日子吗?

  

  讲真,现在除了微商和新媒体,谁还掏心掏肺给真正需要帮助的人煲鸡汤~


  老规矩,开篇一集定场短片,来自ChannelR——你漫漫人生路上的丧主。


  有没有想过,如果你天生只有一条腿,你该怎样面对生活?


  今天故事中的男生克莱门特,天生右腿受损,在不由得自己选择的命运里,他偏偏爱上了滑板。


  励志的故事我们已见得太多,我们从小学开始读海伦凯勒,中学读史铁生,大一些了我们开始看《黑暗中的舞者》,看阿甘日复一日地跑步。在那些灰暗阴郁的情境中,我们无数次透过书本或影像去尝试理解这些生而向上的故事。


  然而我们今天要讨论的,不是身残志坚的那些路数,我们聊聊生理极限。克莱门特用他装着假肢的双腿蹬着滑板穿行于城市的人流中,站在路边高架上的那一幕,让人不禁捏一把汗。这样的行为对于一个先天性残疾的人来说,着实是在挑战生命之极限。


  马斯洛用“生理”“安全”“归属与爱”“尊重”和“自我实现”来描述人类通常会经历的需求模式。这种“需要层次”理论,为我们揭示了人类追求极致背后的心理原因。


  马斯洛认为,自我实现是人的最高层次的需要。所谓自我实现的需要,是指正常人只有将潜力充分发挥出来,才会使自己感到最大的满足。“每个人都必须成为自己所希望的那种人”“能力要求被运用,只有发挥出来,它才会停止吵闹”。这些话的确为我们揭示了人类挑战极限之后的深层本性。


  因此想到了一个从小到大一直困扰我的问题:


  为什么明知充满危险,仍然有人前赴后继在挑战着生理极限?


  (为什么明知人生艰难而且终究要死,大部分人还是选择了努力过好这一生?)


  从生命的观点看,现代人的生活有两个弊病。一方面,文明为我们创造了越来越优裕的物质条件,远超出维持生命之所需,那超出的部分固然提供了享受,但同时也使我们的生活方式变得复杂,离生命在自然界的本来状态越来越远。


  另一方面,优裕的物质条件也使我们容易沉湎于安逸,丧失面对巨大危险的勇气和坚强,在精神上变得平庸。我们的生命远离两个方向上的极限状态,向下没有承受匮乏的忍耐力,向上没有挑战危险的爆发力,躲在舒适安全的中间地带,其感觉日趋麻木。因此,在实质上,
对极限体验的追求是对现代文明的抗议和背叛,是找回生命的原始力量和最初感觉的努力


  【珠峰的尸体:在有限的生命里拥抱极限】


  去年有一则新闻:2017年7月,登山家乌里·史塔克(UeliSteck)在珠穆朗玛峰区域发生意外,坠落山崖死亡,终年40岁。


  乌里是世界上最优秀的速攀选手之一,曾用61天成功登顶阿尔卑斯山区所有超过4000米的82座山峰。速攀对于他来说,是件很单纯并酷的事情:“每次登完一座山,我都会感到有些迷失,但我永远不想停下来,我想试试自己的极限在哪里。我会想,我还想做些什么”。


  只是,这一次,谁都没能预料,他会出现致命的失误:独自出发时,防止坠>

  美丽迷人的事物永远也充满危险。每年,数以百计的珠峰攀登者来来往往,遇难者踪迹触目可及。自然界以最残酷的方式,提醒着人们挑战极限的威严。


  丧命在尝试登顶路上的189人中,大概有120人的尸体还留在那里。这对于那些后来人来说是一种可怕的警示。大多数的尸体都散落在“死亡区域”,这里就位于最后的大本营之上,大约海拔8000米的地方。


  大多数的尸体都是即刻冻住的,登山的绳子还缠在腰间。还有一些尸体有不同程度的腐烂。正因为如此,近年来一些有经验的登山者会尽可能的埋葬路旁的死者。


  真正热爱登山的,最后都留在了那里


  周国平在对南极进行实地考察的手记中写道:“
正是在逼近生命极限的地方,人的生命感觉才最为敏锐和强烈


  乌里,以及那些挑战过制高点的人,在他们短暂的一生里,至少都触摸过极限。这正是大部分人终其一生也未曾达到的。


  速度的极限,高度的极限。生理的极限,生命的极限。


  因此也不难理解,缺失了一条腿的克莱门特,为何仍然主动选择了最难的那条路,因为“我认识我的极限,但我并不在乎它们”。


  毕竟,生命中总有些选择,带着一种宿命般的“不得不”——不得不出发,不得不完成


  明明人生这么艰难,而且终究要死,还值得努力过日子吗?


  ——值得,我还没有活够本呢。


  ChannelR视界-用音乐和短片打开精神世界

nel_R)勾搭互撩~

  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不代表我们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

联系我们

  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  微信号:weixin888

  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